当前位置:老知青美容男子蒙冤入狱10年 脾肾被切除期待国家赔偿护肤DIY
男子蒙冤入狱10年 脾肾被切除期待国家赔偿护肤DIY
2022-06-09

副标题#e#

没有鞭炮。没有对联。没有火红的灯笼。

在2008年的这个春节里,公民郝金安一无所有。

因为抢劫罪被判死缓,蹲了十年大狱又被无罪释放,在2008年第一个月的最后一天,郝金安回到了老家,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辛安镇。

一切都很陌生

在自己的村子,庙后村,郝金安看到祖传的三间破旧不堪的房子,已化为了灰烬。

在姐姐家,军刘村,他看到早已打好地基的宅院,因为他,正屋迟迟没有盖起来。

孤零零的两间配房,淹没在周围邻居的红砖大瓦之间,酷似城市的临时建筑。南面一间几乎插不下脚,姐姐和姐夫住在这里;北面一间,略为宽绰,郝金安寄身于此。

屋内冰冷。郝金安木然地注视着昏黄的灯光。姐夫坐在小板凳上默默地抽着烟。姐姐郝秀花倚在门口,抱着孙女,眼神空洞——十年里,她为郝金安这个自小相依为命的弟弟,几乎哭瞎了眼。

素净悲苦的沉默中传来

狂吠的狗声,令人感觉冷清凄凉。

所有能够代表这个家庭也在过春节的唯一证据,就是盖帘儿上姐姐特意为他包的纯肉馅饺子。饺子已经包了很多天,郝金安没有吃,姐姐姐夫也不想吃。一家人压抑的情绪充斥在整个春节的日子里。

我出来啦!我是清白的!郝金安最应该以歇斯底里的方式发泄出这句话。但透过他木讷的表情和眼神,看不出任何兴奋,哪怕只有一点点。他把视线转移到昏暗的墙面上,不断重复着:“腰子没了,脾也没了,人身上缺了这两大件,就是废了!”大概每间隔不到十分钟,他就要起身去厕所小便。

这就是一个被判死刑十年后又被宣告无罪的人的春节。
#p#副标题#e#
10年大狱脾肾无踪

出狱后,郝金安来到自己生活了40多年的庙后村,请村里老少爷们儿吃了顿酒,一是让大家知道自己是清白的,二是希望大家将来多多照顾。

郝金安自小父母双亡,姐姐把他一手带大。他们在村里独门独户、没啥亲戚,经济拮据。农村人图个安稳实惠: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就是一辈子。郝金安在40多岁的时候还没能讨上老婆,也没有牛,仅有二亩地。

1995年下半年,为了多挣点钱娶个媳妇,郝金安来到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台头镇裴家河煤矿。因为他为人实在(人们都喊他“老闷”),头脑又比较灵活,矿上给他增加了收入,还让他做了个小工头。那时,郝金安开始盘算起,什么时候能翻盖一下老家的房子,什么时候娶门亲。

当他正一步步实现着自己的幸福目标的时候,噩梦在1998年1月19日晚降临。这晚,他在矿上结识的、来自山东的朋友刘茵和被杀死在住所内。郝金安正在一位工友家打麻将,有民警过来问他:“你认识刘茵和吗?”郝金安回答:“认识。”那几天正值春节临近,为了多挣点加班费,郝金安没有回老家。他从一位即将离开矿山被他喊做“杨小国”的人手中,花了20多元买下一件白色衬衣和一双皮鞋,算是给自己的新年礼物。1月24日,郝金安被刑事拘留……

侦查终结后,在证据目录里最为直接的证据显示:经过技术鉴定,案发现场所遗留皮鞋足迹特征与郝金安右脚鞋底特征属同一花纹;另外,法医鉴定结论记载,从郝金安白色衬衣的左前襟及右袖口处提取的血迹血型与死者血型一致,为o型。

据郝金安回忆,在进入侦查程序不长时间,他便感觉腹痛难忍,有时整夜的“嚎叫”也没人管。进入看守所后才被送往医院,医生为他做了手术。后来他才知道,手术中他被切除了一个肾。“再后来,另外一家医院的医生告诉我,我的脾也被切除了。”

1998年12月18日,经临汾市中级法院判决,郝金安以抢劫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郝金安没有上诉。为什么?他解释说:“当时不知道什么叫上诉,也没有人帮助我上诉。”

入狱后,郝金安便开始了他的申诉之路。

郝金安说,他在监狱里不多的劳动收入,几乎全部用到了买信封、纸张和邮票上面。“到底写了多少申诉信,我已经记不清了。”但一封封申诉信寄出后如石沉大海。为什么没有消息,难道是信没有寄出?郝金安曾经这样认为。于是“我就贴上两张、三张邮票,我想这样信就应该能顺利地发出去了吧。”

郝金安的姐姐和姐夫直到2004年初才知道郝金安犯了罪。郝金安说:“我不想连累家里人,让他们难过。更不想让乡亲们知道我的事情。”

对此,郝金安的姐夫吴明甫有点不解地说:“郝金安不愿意告诉我们,抓他的公安局应该告诉我们吧?但是,如果不是郝金安写信告诉我他坐了牢,恐怕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的下落。”